2018年2月号 no.151 2/3


              詞曲




     四 首              東京都 石倉鮟鱇

     [中呂]醉高歌・氷雪厳寒

  藝林氷雪嚴寒,詩叟頻傾酒盞。醇醪有效生虚幻,歸路高歌上仙。

     [中呂]慶宣和・春賞梅花

  幽討梅園謁雪君,率領紅唇。老叟裁詩自題春,趁韻,趁韻。

     [中呂]喜春來・醉筆畫花魁

  硯池倒映紅梅蕾,初綻開春喜曙暉。冬宵醉筆潤金杯,展雪眉,詩叟畫花魁。

     [越調]憑欄人・紅白梅蕊比肩芳

  逢見白梅叫雪君,同伴紅顔擦絳唇。池邊喜早春,比肩香氣馨。



      清商怨・玉顔暗涙        神奈川県 萩原艸禾

  新粧偏覓夫婿背,噛舞衣錦袂。滴露無声,玉顔濡暗涙。
  臥室残燈難睡,転断腸、涕泣何罪。半月風寒,如何惆覆水。


      漁歌子・再会専心無語      東京都 竹田甲春

  夜寒凍,独滅燭, 却聞不到君之馥。風烈烈,雪瓢瓢, 就解懐郷疼苦。
  散杏花,淋穀雨, 告別継続青春旅。停老站,映車窓, 再会専心無語。


      清平楽・梅花          千葉県 田旭翆

  朔風未老,暁雪無人掃。記得孤梅紅粉巧,光景魁春静好。
  耐寒苦雪梢高,暗香馥郁霜包。痩影不知梅熟,敢論洞裏夭桃。

-14-

      四 首             千葉県 紫陌青猫

       鷓鴣天・大寒

  朔氣沉凝聚翳霾,舊年苦短恨時乖。薄雲淡日蕭条色,玉幹瓊花帶淚開。
  風撼樹,雪封街,幾番肆虐落塵埃。何嫌數九寒錐骨,知有春姑正渡來。

       鷓鴣天・小寒

  寒宇陰風碾斷崖,碎星冷月覷瑶階。殘枝彈雪姿猶勁,衰草含霜氣恁呆。
  鴝噪切,雁鳴哀,初梅先占小寒開。斷橋別有三冬景,相伴吳音入夢來。
   註:斷橋殘雪:西湖名景之一

       鷓鴣天・冬至

  朔風長嘯虐地天,冬將軍至歲隆寒。飄悠玉蝶瓊蜂舞,滑落閑庭瓦舍端。
  松愈翠,柳軽眠,街頭巷尾雪人憨。一陽微暖春猶近, 更待冰川生水煙。

       鷓鴣天・大雪

  林野蒼茫津渡寒,六棱天使舞姍姍。揉開老樹梨花朵,喚醒嫩枝冬水仙。
  三五友,綠塵緣,泥爐紅火打茶禪。江南塞北堆瓊玉,雪色銀光兆瑞年。
    註:綠塵:茶


      南歌子・偶 成         埼玉県 秋葉暁風

  草屋無人訪,書窗有露聲。遙夜月寒明,碧蒼天似洗,到餘清。


     三十七首             東京都 石倉鮟鱇

      望梅花・賞紅梅構思詩案

  樗叟多年習慣,鶴歩將尋梅苑。再會紅唇妝冶艷,問好伸眉舒展。而後酒亭傾玉盞,乘醉馳思詩案。

      望梅花・賞梅花

  早春牽杖問花魁。雪點點、氷魂清麗,醉臉紅妝伸畫眉。
  茅店啜金杯。滌洗吟懷執筆揮,裁賦自題梅。

-15-

      望梅花・金秋梅苑傾玉盞

  金秋梅苑,黄葉飄零閑散。有旗亭、少婦花貌婉,迎人青眼。小飲緑醪盈玉盞,過客遊魂夢幻。
  好風拂面,氣色含春暄暖。雪花開、高士氷魂伴,絳唇妖艷。空想難長休日短,醉歩黄昏回返。

      望梅花・白秋梅苑傾金盞

  獨問白秋梅苑,黄葉舞、鏡池閑散。徑到旗亭,偶逢花貌,微笑迎人青眼。侑金盞,酒味芳醇,使過客、遊魂夢幻。
  醉受好風拂面,氣色含、孟春煦暖。雪骨開花,紅妝悦目,身在天堂雅宴。休日短,妙想難長,已黄昏、醉歩回返。

      早梅芳慢・花精聽琴韻而覺醒

  晩秋遊,梅園靜,四圍閑散殺風景。枯枝敗葉,老殘慘目,懷念生涯如夢。偶聽琴韻,看到旗亭,有清姿演奏,徽音催促,花精美睡,破蕾開春醒。
  立池頭,雪君率帶紅唇,體態淪漣映。横枝綴玉,化爲舞袖,飄香旋旋入勝。遐思湧處,笑對神媛,賣霞漿,勸醉桃源,裝扮詩仙,放唱爭鶯哢。


      春曉曲・箋面梅花笑

  詩箋恰似薄氷耀,破曉朝陽映照。試揮畫筆展梅枝,倒影硯池花貌笑。

      春光好・賞梅醉家釀

  有白首,賞紅梅,啜金杯。温醉醇醪展雪眉,喜晴暉。
  茅店姑娘含笑,聲容勝過花魁。更勸近隣家釀酒,洗心灰。

      萬里春・東公靜撫瑤琴

  詩翁鶴歩,到梅林深處。見東公,靜奏瑤琴,讓花精入務。
  夢想馳仙府,扮白面、笑傾甘露。對紅唇、美醉醺然,賞春芳旋舞。

      杏園春・常携才筆走心箋

  白頭喜愛春暄,紅唇艷笑梅園。旗亭里婦也嬋娟,弄花言。
  芳香馥郁生金盞,風情欲涌詩泉。常携才筆走心箋,聳吟肩。

-16-

      錦園春・臥遊梅苑聞香好

  臥遊梅苑,聞芳香馥郁,賦詩消遣。夢想花精,侑欣傾金盞。
  紅唇美艶,競妍與、雪魂清婉。景色絶佳,騷翁走筆,雲箋輝煥。

      畫堂春・美人三百傲春寒

  扮裝詩叟問梅園,朱唇皓齒同歡?旗亭村婦只温顔,賣酒無言。
  美醉當然裁賦,高歌忽已遊仙。美人三百競嬋娟,驕傲春寒。

      玉堂春・賞梅裁賦

  雪君清婉,左右紅唇濃艷,老叟開顔,嘆賞梅花。綴玉横枝,倒影圓池映,悦目風光酒興加。
  笑對旗亭村婦,沽醪如勸茶。啜盞遊魂,漸漸結詩構,吟聳雙肩望彩霞。

      海棠春・春賞梅花試醉吟

  早春晨起尋梅苑,白首對、紅唇鮮艷。卻老益嬋娟,古樹堪稱讚。
  目前里婦輝青眼,勸午飲、村醪滿盞。美醉坐旗亭,試構一詩案。

      武陵春・春賞梅花鼓詩魂

  鶴歩梅園逢玉女,清晝點紅唇。疑是花精醒早春,翻袖誘風人。
  池頭茅店姑娘勸,金盞凍醪醇。古樹横枝映碧淪,好景促詩魂。

      洞天春・聳肩吟唱如鶯囀

  詩翁散策梅苑,肆目紅唇冶艷。又見氷魂綴珠玉,喜天天風暖。
  旗亭里婦笑勸,買酒閑傾數盞。美醉當然,聳肩吟唱,如鶯清囀。

      月宮春・春遊梅苑鼓詩魂

  早春幽討在梅園,詩翁喜霽天。池頭瓊蕊映清漣,紅唇擅醉顔。
  又見花容茅店笑,將斟家釀酒香甜。美醉當求好句,詠懷佯半仙。

      謝池春・賞梅吟詠競鶯囀

  春訪梅園,相對雪君清婉,伴紅唇、華妝冶艷。横枝綴玉,映鏡池輝煥,似天仙、舞揮長劍。
  花容媚笑,誘引遊人茅店,侑村醪、盈盈玉盞。濁賢芳馥,洗白頭風漢,醉高歌、競鶯流囀。

-17-

      錦帳春・賞梅裁賦

  欣喜春暄,徘徊梅苑,賞雪魄氷姿清婉。伴紅唇,開美麗,似花精媚笑,明輝青眼。
  日照蒼穹,酒盈金盞,洗白首裁詩茅店。醉風光,揮手翰,寫園池瀲灔,早鶯流囀。

      醉鄉春・春遊梅苑鼓詩魂

  鶴歩早春梅苑,逢見雪君香艷。綴美玉,展横枝,清映鏡池鮮燦。
  憩賞妙姿茅店,笑買醇醪滿盞。醉乘興,聳雙肩,放吟朗朗佯風漢。

      醉春風・醉賞梅花

  麗日臨池水,梅花開玉蕊。氷姿雪魄伴紅唇,美,美,美。樗叟陶然,暗香芳馥,景光如繪。
  買酒流心肺,乘興佯詩鬼。聳肩七歩擅詞華,醉,醉,醉。吟競黄鶯,仰瞻碧宇,口舌堪費。

      占春芳・醉吟七歩風韻十全

  牽手杖,攜詩筆,贅叟問梅園。看到花精微笑,絳唇皓齒爭妍。
  勝地有旗亭,賣村醪、滌洗心肝。醉乘佳興吟七歩,風韻十全。

      上林春令・醉扮詩虎

  園裡紅白梅樹,競破蕾、花精起舞。春風仙樂玲瓏,翻袖放、暗香楚楚。
  旗亭酒美如仙府,望佳景、正堪裁賦。贅翁潤筆金杯,醉高吟、扮裝詩虎。

      燕春台・凡人裁賦題仙境

  眼底雲箋,宛如雪野,難結構想茫茫。總算黎明,地平迎睇朝陽。欲揮筆若花槍,降詩魔、擾亂安康。吟魂伸志,獨登空路,鵬翼堪張。
  乘風千里,達到桃源,滿山百卉,破蕾馳芳。遭逢里婦,勸人野店傾觴。賞景醺然,忘目標、陶醉霞光。擬中唐,求句凡庸處,題是仙郷。

      帝台春・醉賞梅花詠俳句

  白首老健,凌寒問梅苑。謁見雪君,帶領綴紅唇,華妝濃艷。綴玉横枝作舞袖,映池水,碧漣輝煥。暗香如,帶酒芳醇,遊人美滿。
  村婦勸,休野店,啜玉盞,洗肝膽。肆目醉春光,詠懷生,構想好、幸得靈感。俳句堪裁僅七歩,篩選季題雅言短。聳肩立黄昏,扮裝鶯清囀。

-18-

      恨春遲・梅蕊紅白飾華辭

  有恨詩箋如雪野,傾悶酒,責難春遲。暗夜苦吟長,筆路文才短,半途啜金卮。  重振精神磨香墨,執手翰、夢想瑤池。樂土花精散布,梅蕊紅白,全開裝飾華辭。

      傷春怨・梅花本無情

  眼底紅梅美,恰似仙娥酣醉。悶酒滿金杯,反倒悲傷成倍。
  爲何余垂涙?古木無情類。彼此混同春,憶往日、猶追悔。

      慶春時・春賞梅花醉吟1

  雪君清楚,紅唇明艷,白首醺然。梅林日暖,旗亭酒美,吟興涌如泉。
  春揮柔翰,張翼飛走詩箋。當押雅韻,還除韻病,高唱聳雙肩。

      慶春澤・醉賞梅花吟競鶯囀

  鶴歩早春梅苑,欣賞雪君清,絳唇濃艷。停杖望園池,淪漣搖灧,綴玉横枝,若喝水輝煥。
  旗亭里婦哄勸,村醪酒香濃,滿盈金盞。雲液洗白頭,詩魂托膽,笑聳吟肩,放聲競鶯囀。

      迎春樂・繆斯彈琴促春來

   金秋陰徑眞閑散,黄葉舞、素風卷。玉琴鳴、惹起春暄暖,見倩影、來梅苑。
  神媛是、繆斯呼喚,花精醒、雪君青眼。又促紅唇含笑,悦目華妝艷。

      探春令・暗香流梅苑池畔

  雪君清楚,絳唇鮮艷,青春暄暖。探幽鶴歩穿梅苑,暗香好、流池畔。
  姑娘含笑招茅店,賣村醪滿盞。仰碧天、美醉遊魂,得句朗唱如鶯囀。

      惜春令・春遊梅苑鼓詩魂

  幽探梅園逢雪君,翻長袖、綴玉開春。最好池邊茅店看,仙媼點紅唇。
  艷笑映清淪,勸白首、清聖芳醇。美醉獨裁絶句後,歸路已黄昏。

      留春令・春遊梅苑將高唱

  雪君清楚,絳唇鮮艷,梅花堪賞。又有旗亭賣村醪,洗樗叟、脱塵網。
  美醉當然貪夢想,擅遊魂天上。追尾飛仙抱瑤琴,試口占、將高唱。

-19-

      春草碧・遠望夕暉就歸路

  問梅逢雪君,伴艷妝絳唇,翻袖巾舞。横枝美,伸綴玉花朶,正堪親睹。園池緑水,映倩影、含春楚楚。閑坐野店,傾金盞,喜酒洗腸肚。
  村婦,更羞家釀濃,使贅翁酩酊,假扮詩虎。玩佳景,諷詠聳肩作,擬唐鸚鵡。尋章巧摘,句完好、填充稟賦。遠望落暉,牽藜杖,就歸路。


      陽臺路・長吟將欲流芳千古

  有詩路,貫雪原曠闊,雲箋清曙。翼堪張、手翰飛翔,朝向蜃樓高處。衝破空白,看到竅門、聳拔天柱。纏香霧,見女仙、歡迎風漢參悟。
  跪拜繆斯含笑,忝玉盞、霞漿灌注。洗滌塵慮,使贅叟、放心傾吐。乘酣興、多得好句,暫借赭顔七歩。長吟朗朗將期,流芳千古。

      蘭陵王・凡愚痼癖死不癒

  雪原耀,正是詩箋破曉,迎新旭,千里皚皚,眼底嚴冬景空悄。晩途醒覺早,頭腦,茫茫渺渺。寒齋坐,磨墨構思,呵筆即將訪蓬島。
  繆斯抱琴老,但專擅空想,曲盡其妙。三千門下求關竅,請言傳身教。忘餐廢寢,白頭刻苦投效,試發揮才調。
  煩惱,易驕傲,以拙作千篇,愛如珍寶。春遊花底摘文藻,又秋玩明月,傾壺起草。凡愚痼癖,死不癒,買嘲笑。

      寶鼎現・五萬詩詞若乾屍

  雪原照耀,箋紙空白,迎接清曙。孤影抱、瑤琴如寶,來到樗翁覺醒處。疑殘夢、對花容含笑,期望蝸廬落戸。是繆斯、千載漂泊,厭倦遊魂仙府。
  晩境無趣頻愁訴,作詩人、消遣裁賦。春嘆賞、櫻雲盛涌,茅店傾杯爲酒虎。夏垂釣、泛風涼湖水,秋仰嫦娥戀慕。愛韻事、冬呵凍筆,欲寄情書刻苦。
  天女教導深幽,藏奧秘、眞難神悟。二十年、五萬詩如,乾屍入土。但茲有、擬唐鸚鵡,擅創新憐古。斷月章、蒐集星句,誇才朗詠七歩。

      鳳鸞雙舞・二〇一七年祭詩詞

  臨年底,騷翁獺祭,伴金杯紅友。香味可口,爐邊取暖,眼前陳列,二千多首。詩詞似、枯魚越冬,乾屍老朽。醉眼帶涙悽然自知,毫無佳作,措辭依舊。
  苦學對偶,執筆潤、醇醪八斗。拓開思路,問霞洞林藪。溺愛山河,求風韻、未到竅門堪叩。身瘦,尚探蜃樓虚構。

-20-


[PR]
by kanshiriun | 2018-02-19 15:19 | 2018年2月号
<< 2018年2月号 no.151... 2018年2月号 no.151... >>